励志的句子_赞美老师的句子|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记忆中的那口井经典

来源:大熊猫文学网   时间: 2020-11-28

夕阳西下,古铜色的落日余晖笼罩着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山坳里的一间一间窑洞也在夕阳的照耀下充满了神秘感。每到这个时候,村庄里都会传出“吱悠!吱悠!”的声音,这种清脆悦耳而又不失节奏感的声音,如同天边飘来的仙乐,打破了村庄原静谧。

这个时候,我会与一大帮子放学回家的去,我们这群个头不大的孩子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嘴里哼着儿歌亦或是小曲儿,一边嬉戏一边追打,空荡荡的铁桶就在我们的行走中发出美妙的声音。

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地――水井,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地道的水井,只不过是一个不深的用石头垒起来的深水坑,水也不是从地下冒出来的,而是从两块大岩石缝里缓缓流出来的。井虽然很小,但可别小看这口井,无论在什么季节它都没有断流过,即使在炎热的夏天,它也依然尽自己所能,从石缝中挤落着涓涓细流,这口井已经无私的养育了三代人了。

春季来临时,村庄里的大人总是早出晚归赶着牛到地里去耕种,于是全家的饮水重任就落到了上学的孩子身上。上学的孩子们年龄都不一,有的大有的小,一般情况下个头小的孩子总会和个子大的孩子结伴到,这样个子大的孩子可以帮小个子的孩子从井里吊水上来。记得有一次一个上三年级的小女孩,她一个人到井边吊水,由于身体瘦弱力气小,再加上天气冷,井边冻结的薄冰还没有融化,她脚下一滑,被笨重的拽到了井里,幸好井水不那么深,只淹过她的腰部,并且井里还有可以爬上来的脚石,小女孩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可是井水被污染了,从井边路过的村民看见小女孩全身湿漉漉地从井里爬上来,就立即叫附近地里干活的人回来淘井,村民们两个下井舀水,一个吊水,另一个倒水,用最快的速度将井里的水都淘干了,井里的脏水被淘干后又有新的水源汇积起来,村民们又可以喝到干净的井水了。从那以后,孩子们吊水都会特别小心,个子大的孩子们也会抢着帮小个子的孩子吊水,挑水这一活也让孩子们的关系变得很铁。春季还有一个最热闹的挑水日,就是每年的二月初二,这一天被人们称为“龙抬头”日,这一天村里所有的人都要起个大早,一起到井边挑水。这一天挑水还很有讲究的,所有挑水的人必须排成长队,一个羊癫疯治疗费用要多少接着一个走,远远望去,挑水的队伍像是一条长长的龙,盘旋在蜿蜒的山路上,景象十分壮观,据说在“龙抬头”的这一天排一字阵挑水的人,来年会有个好运势,会事事顺利。

夏季是一个饮水特别困难的时候,每当夏季来临时,井就会进入枯水期,两块饱经风霜的大岩石也被太阳晒得发烫,这时候石缝中的水流会减速,井里的水就会很少,石缝中所流出来的每一滴水都特别珍贵。这时候挑水的人会到井里接水,为了不浪费水,我们就折井旁边菜园中的南瓜枝来接水,南瓜枝像一根翠绿的空心吸管。将南瓜枝塞到两块大岩石缝中,石缝中的水便像自来水一样,穿过南瓜枝顺利流到铜瓢中了。毕竟是全村的人畜都要饮水,而这样的天然水井就只有一个,而且夏天的水流又是如此之细,所以盛夏的每一天,井边都会有男女老少围在井边等水。有时候水是一滴一滴从南瓜枝上滴下来,晶莹冰凉的水滴一颗颗敲打着铜瓢,发出清脆的声音,似珍珠落地,如翡翠碎裂。井边等水的村民也不会闲着,他们会唠唠家常,唱唱山曲儿,说说过去那些年代的艰苦生活,似乎也在诉说着这口古井所经历的沧桑。在村民们的谈话声中,夕阳犯困倒在了山坳里,明镜般的月亮爬上了西山,银白色的月光像一层轻薄的纱盖在地面上,古井上空的月光穿过树叶儿的缝隙,斑斓地洒在井的周围,那零碎的光像夜空中的星星,又像是佛祖袈裟上的宝石。

当夜越来越深了时,猫头鹰也开始在被烧得焦黑的树枝上哀叫,也许它们也口渴了,想飞到井边找点水喝,可是井已经被人们紧紧包围着,它们不敢接近。劳累了一天的人们也躺在井边睡着了,他们像一群饥渴的孩子没奶吃,爬在母亲的母乳上,等着等着就进入了梦乡。高低起伏的打鼾声和着滴答的水滴声,闭眼倾听,这声音放佛是沉睡的大山发出来的。在熟睡中,人们偶尔也会发出尖叫声,因为在炎热的夏天,井边土坡石缝里的蝎子和蛇会爬出来乘凉,一旦有人发现身边有蝎子和蛇的踪迹,就会把睡觉的人叫醒,以防被狠毒的蝎子蛰伤。

大家醒来后会在一片嘈杂声中把休息领地的蝎子干掉,打扫干净继续睡,直到把所有的水桶都接满了,大家才担着水,和着月回家。

北方的秋季来临时,雨季也就来了,每当到了秋季,村庄里就都会散发出癫痫病儿能治好吗浓浓的果香,红如玛瑙的大枣,有时会被连绵的秋雨浸泡的发胀甚至破裂。这时候的道路也是特别的湿滑,农家的年轻劳动力都会在地里抢收红枣,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就会到井边挑水。由于道路不平坦而且湿滑,每家挑水都会出来两个人,有的是兄弟或姐妹,有的是祖孙二人,两个人一般都是抬水走上坡路。我还深刻的记着,有一户人家,家里只有祖孙二人,他们二人经常会来井边抬水。抬着一桶水上坡时,个子不高的孙子在前,年老的奶奶在后,他们二人肩上压着一根如杯口粗细的木棍,粗糙的木棍如同老奶奶皲裂的手,一只沉重的大水桶被木棍高高的挑起来,压在孩子和老奶奶的肩膀上。走在前面的孩子龇牙咧嘴的叫着肩膀上的疼痛,走在后面的老奶奶就会将木棍上的水桶偷偷往自己的方向移动一点。上坡的路难走呀,不一会老奶奶的背上就渗出了汗,汗水打湿了她那洗的发白的衣服,可是老奶奶还是扯着大嗓门鼓励走在前面的孩子坚持住向上爬,嘹亮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着,走在其他路上的孩子听到了老奶奶的鼓励声,也会鼓足力气向上爬。

白雪纷飞的冬天是饮水最让人犯难的时候,下过一场雪后,村民们首先做的事就是集体去扫雪,山上的路本来就不宽,雪后扫开的羊肠小道就更窄了。你无法想象挑着两只沉重的水桶,还要在坡上走一字模特路的艰辛,左扭右扭,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两腿打架扭到山谷里去。我家的第一担水桶就是我在冬天挑水时,不小心扭倒,水桶滚到山谷里和石头碰撞敲裂的,为此我还被家人训了一顿。冬天挑水在我脑海里还有一段抹不去的伤痛,我的爷爷就是在冬天挑水的路上摔倒瘫痪的,一生好强的爷爷不甘于瘫在炕上拖累家人,最终没能坚持多久就离开了人世。长大后当我挑着水再次走过爷爷曾经走的那条路时,我的心里就觉得无比的辛酸,路过爷爷摔倒的路边时,我都会驻足停留一下,想象着爷爷在山坡上滚下去的身影,有时候想着想着,我的泪水和汗水就顺着脸颊流到了嘴里,咸咸的,咸到了心里,碰到了心伤上,隐隐作痛,为了家人饮水,这条路上留下了太多的故事···

只有亲自在这种道路上挑过水的人,才能体会到挑水的艰难,担水的路并不好走,陡峭崎岖的山路上,空着手走都需要歇一歇,喘口气再走。担着水爬坡不仅不能在路上歇,还需要把握好平衡婴儿吹多风扇会不会得癫痫病度,既要做到尽量不把珍贵的水洒出,又要注意脚下的碎石和路边的荆条,要脚踏实地的踩好每一个步子,否则稍不留神脚就可能随着滚落的沙石一起滑落下去。肩膀上也必须有绝活,最好是左右两个肩膀都会挑水,并且可以将桶不着地,扁担可以左右换肩挑,因为在陡峭的山坡上,根本没有平坦的地方可以放下水桶停留,唯一的出路就是踩好每一个步伐,一鼓作气向上爬。挑着水爬坡的每一个步子都是艰难的,双腿就像被灌了铅一样的沉重,肩膀上像火一样的灼热疼痛,额头上的汗水大颗大颗的顺着头发滚落到地面,渗到泥土里,然后被踩到脚下形成一个脚印甩在身后···每当到了难以忍受的时候,我就会一字一句的读出汪国真的那句“你要有一个不屈的灵魂,脚下就会有一片坚实的土地”,这样坚持着一直爬到山顶的大裸石上,才可以放下水桶休息一会儿,放下水桶后,两边的肩上明显会各有两道发红的印记,不常挑水的人还会出现两条像被宽皮带抽过的血丝痕迹。

坐在岩石上休息时,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时刻,肩上的担子一下子没有了,身体格外的轻松。山顶的裸石位置很高,坐在这里可以俯视全景,远处山坡上有人在放羊,远远望去,洁白的羊群像是从天上飘下来的白云,近处井边的树,郁郁葱葱的好似一张大屏障,将古井遮得严严实实的,又像一块形状不规则的翠玉,静静的躺在山谷里。坐在山顶,微风迎面吹来,风干了我发稍的汗珠,黄土的芬芳和杨树的油脂味儿也随着风吹来,沁人心扉。

伴着迎面吹来的微风,还可以断断续续地听到对面山坡上劳作人民的谈话声,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是这片厚实土层上最忠实的守候者。无论是衣衫褴褛,忍饥挨饿,还是天旱粮少,饮水困难,在那些最最难熬的艰苦岁月中,他们都不曾有离开这个偏僻山村的念头。

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们是最不愿意离开村子的了,他们的子女有的在县城买了宽敞的大房子,多次接他们去享清福,可是他们就是不愿意离开这个生活条件艰苦的小山村,有的老人即使离开了村子,也过不了几天就嚷嚷着回来了。记得村里有个王大爷,他家的两个儿子都在县城里当官,住着豪华的楼房,每逢到了冬天都要接王大爷到县城里去过年,可是王大爷每次一过完年就回村了,村里的人问他怎么不多待几天,癫痫病早期症状他总是说县城里的床太软了,不如村里的热炕睡着舒服,还说县城里的楼太高遮住了阳光,没有村里的阳坡土窝窝,他住不习惯,最重要的是他喝不惯县城里的自来水,说自来水中有一股胶管味儿和碱水味儿,还是村里的井水喝着味道甘甜,他的话总能把村民们逗乐。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那些年的苦日子渐渐远去,村子里也渐渐的有了宽敞的水泥路,汽车也可以开进村里来了,但村里挑水必走的那条蜿蜒小路,却没有被杂草覆盖了的时候。村里出嫁了的姑娘每次回村做娘家的时候,都喜欢绕过平坦的大道,专门走路过井边的那条小道,顺便在井边歇歇脚,鞠一捧清泉喝。在村里务农的人们也喜欢走井边那天羊肠小道,每当到了黄晕时分,井边总会坐着一些刚从地里回来的村民,她们有的在井边喝水解渴,有的在井边闲聊小憩,有的在浇灌井边的菜园,还有的人拿着水桶,牵着牛羊,在井边饮牲畜。

村里的好几代人都是喝着那口古井中的水长大的,随着岁月的流逝,村子里好多美好的品德也积淀在了井水中。由于村里人同饮一口井,情谊比较深,村子里不管是谁家的老人去世了,在地里劳作或是在近处工作的人,都要放下手中的忙活,回到村子里帮忙,女的负责为到场的亲戚赶制孝服,男的人负责到井边拉水回家,尤其是那些年轻力壮的汉子,还要帮死者家属抬棺材到墓地下葬······勤劳勇敢,吃苦耐劳,团结互助,似乎成为了村子里的一种良好风气,在这种风气的影响下,村子里的致富道路越来越快了,有影响里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村民们相互扶持,先富带后富,人们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越来越多的村庄用上了自来水,那口辛苦哺育了三代人的古井,如今像一位沧桑的老人躺在山谷里,抽着他的血脉哺育着着村子里的牲畜,滋润着他旁边的菜园。

那些年一起挑水的热闹画面,随着时光的流逝和社会的发展,日渐模糊,逐渐远去了。绿树成荫,百鸟啁啾;芳草萋萋,日暮乡关;田间耕作,笑声阵阵;小桥流水,鸡鸣狗吠;和风徐徐,袅袅炊烟,那种最质朴的田园生活也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然而多少年后,我仍无法忘记那条洒满汗水的挑水崎岖路,无法忘记那段与古井作伴的艰苦岁月!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