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的句子_赞美老师的句子|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盗梦空间长篇鬼

来源:大熊猫文学网   时间: 2021-07-03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不断地做噩梦。有时梦到自己是一个犹太战俘,在德军的集中营里被毒气破坏全身神经系统而死;有时自己是一个贫民奴隶,被嗜血的贵族买回家尽情虐杀;有时则是古代受到各种残酷刑罚的罪犯,什么腰斩、梳洗之类的她全都试过,这梦一而再再而三地侵袭着她的夜晚,每每都让她在凌晨三点惊醒,浑身是汗,然后再也不敢入睡。

  时间一久,她对于睡觉越来越抗拒,去看了精神科,医生只淡淡跟她说了一句压力太大,然后开安眠药给她吃。她以为吃了安眠药会有一觉好眠,谁知道反而造成反效果。以前她总是可以在噩梦中及时醒来,没有面临自己真正的死亡,但是吃了安眠药后,反而醒不过来,导致她在梦里的时间更长,受到再多的剧痛都没办法让她痛醒。所以当她吃了两天安眠药之后,她就把整包药丢进垃圾桶了。

  她养成了喝咖啡的习惯,只要能让她不睡,任何方法她都愿意试,但是她每天顶着个黑眼圈去上课,还是引起了其他同学的注意。

  “陈湘榆,你还好吧?我看你最近精神都很不好耶!”这天上完一堂新闻学概论后,坐她旁边的同班同学方云修看着她问道。湘榆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低着头茫然地把桌上的书扫进背包里,三合一咖啡已经越来越控制不住她的睡意,现在她只能靠自己煮黑咖啡才能提神了。

  “我没事,别管我。”她收好东西就想走,但一站起来,长时间的睡眠不足让她一阵晕眩,就这样晕倒在方云修怀里,朦胧里,她的意识仍然在抗拒,“不!我不能睡着……”

  当她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在一片大荒原上,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黑压压的一片天色,以及令人恐惧到发狂的寂寥旷野。

  “不……不要!”湘榆崩溃地蹲下来,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拉扯着头发哭叫道,“为什么又来了?为什么?”

  这个梦是她三天前不小心睡着时梦到的,梦中的她一个人在旷野上,而且到处都是数不尽的僵尸群,一看到她就像猎狗闻到猎物一样死命地紧紧跟着她,她只能一直跑,跑到自己体力完全透支,然后在被好几只僵尸撕裂身上的血肉时,因为疼痛而醒过来。

  从那天以后她就再也不敢睡觉,因为那梦境实在太真实了!当她冷汗涔涔从梦中惊醒过来时,她的皮肤上还存留着僵尸手爪的粗糙冰冷触感,她的鼻子还嗅得到自己身体被掏出内脏的血腥味。但她真的没想过自己会再回到这个梦境,她以往做过的梦从来没有一次重复过的,为什么这次会……她也无暇再想,因为之前梦境里出现的可怕僵尸又一个个从四面八方出现,蜂拥而来,她边哭边跑,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受这种折磨?

  “我要醒过来!我要醒过来!”她疯狂地啃咬着自己的手臂,希望在痛苦中清醒,但是其实她也试过很多次了,由自己本身造成的痛苦,并不会让她醒过来,但是她还是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拉住她就跑,她一直跑到了空旷的地方才看清楚拉着她的人的脸,竟然是刚刚在课堂上跟自己说话的方云修!为什么会梦见他?她百思不解这个问题,难道是因为刚才遇见他,跟他说了话,所以梦中就出现他了吗?她真的想不通,在她的梦中从来没有任何希望或奇迹,没有人可以救她,为什么这次不同长沙癫痫诊疗医院有哪些

  “你没事吧?我们快离开这里!”方云修拉着她的手。说也奇怪,她平常在学校都是独来独往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素有“冰山美人”之称,但在梦中她却没有推开他的手,而是任由他牵着自己纤细的手,更从他厚实的掌心中感到了近日以来从没感觉到的温暖。

  “你别怕,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他紧紧握住她的手,快速拉着她跑离了包围他们的僵尸群,湘榆竟然感到莫名的感动,是不是患难中特别容易产生感情?会让她对这个平常看也没看一眼的男生有了全新的好感。

  她正想说些什么,忽然眼前一片黑暗。

  当她再次睁开眼,眼前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她躺在学校保健室的床上。

  “陈湘榆,你醒啦?”方云修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露出关心的神色说,“校医说你长期睡眠不足才会昏倒的,你失眠吗?”

  在现实生活中,她反而不知道要跟他说些什么,难道跟他说,“你刚刚好英勇,谢谢你救了我。”一向沉默的她只是低头不语。

  “好吧!那我先走啦!你自己好好保重身体!”方云修看她不想说话,便不想自讨没趣,礼貌地跟她挥了挥手,拿起自己的书就离开了保健室。

  湘榆谢过了校医,心事重重地回到了租屋处,因为不敢睡觉,只好一直坐在电脑前面,跟认识的、不认识的网友天南地北地聊天,看BBS上的文章,玩在线游戏,这些日子以来能让她晚上不睡的活动她几乎全都试过了。

  午夜时分,一股浓厚的睡意忽然再度向她侵袭而来,她不支地头靠在电脑屏幕上昏睡过去。

  待她一醒来,画面又回到刚才的大草原,但是她却不是孤单一人。方云修正在一旁,焦急地看着她,“刚才你忽然昏过去了,还好你没事!”他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吓死我了!你千万不能出事!”她红着脸任他抱着,觉得心里好像没那么怕了。

  这天晚上,她在方云修的保护下,没有受到僵尸的伤害与追击,第二天、第三天都是这样,慢慢地,虽然她还是会做梦,但是噩梦却已经不再威胁困扰到她的生活了。因为每一场梦里都有他。

  她一想起他为了她担心着急,努力保护她的样子就会心动,每天上课时,她都忍不住偷偷看他,虽然她分不清自己爱上的到底是梦中的他,或是现实的他,但是她的心里的确升起了恋爱的暖意。

  方云修似乎也察觉了她对他的不同,一个月后,他正式向她告白,而她只是红着脸让他牵了她的手。他们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全系,大家都对方云修抱着羡慕又嫉妒的眼光,不明白以他的普通条件,怎么能追到系花等级的湘榆?有人说,是他的诚意打动了她;有人则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嘲弄他一定马上就会被甩,却没有人注意到,方云修自信的脸上,常常闪过一丝丝诡异的笑。

  这天和湘榆约会完后,他回到了住处,从抽屉深处拿出一个黑色瓶子,拿在手上反复欣赏着。“那个男人没骗我,原来真的有用。”他轻轻吻着瓶身,当初花了一千块买下这瓶奇怪的药水时,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原来这瓶东西真的可以让他得到心目中的女神。

  那天他只是像平常一样,打完工骑机车回家,在路上看到一个陌生的小摊贩,上面摆吉林儿科专治癫痫的医院卖的东西看起来稀奇古怪,有点像是中世纪欧洲那些黑魔法的道具,好奇心让他停下车来把玩一下摊位上的东西,忽然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鬼魅似的朝他走来,露出一抹诡秘的笑容。

  “买下它,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他手上拿着这个黑色瓶子朝方云修轻晃着。

  这个瓶子本身好像具有魔力似的,方云修就像着了魔似的,把口袋里刚领到的薪水全掏了出来,换回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瓶子。他打开瓶子附的说明书,上面写着──噩梦之源,底下还有一小排说明文字,但是关于品牌或是哪里出产的,完全看不出来。

  底下的小字如此写着:你相信噩梦可以为你换来爱情吗?只要让你暗恋的人喝上一滴,他(她)就从此噩梦连连,然后你再把瓶内液体当成香水抹在身上接近他(她),你就可以入梦拯救(她),梦是人类潜意识的象征,保证(她)一定会爱上你。

  看完说明后,他简直嗤之以鼻,如果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东西,那世界上还会有什么自杀团的存在吗?不过他转念一想,买了都买了,试试也不吃亏吧!于是他决定拿系花湘榆做实验,反正她平常对自己理都不理,如果真的能让她做做噩梦,也算是小小报复她平常的高傲一下。

  于是有一次他趁着湘榆下课时间去厕所时,偷偷在她的水杯里滴了三滴黑色瓶子里面装的无色液体,当他看着她喝下去时,心里竟有种说不出来的痛快。而湘榆的改变,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看着她一天天憔悴下去,也令他惊疑不已,难道这玩意真的有效?那如果自己再照着说明书上做的去接近她,是不是真的可以让她成功爱上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不断地做噩梦。有时梦到自己是一个犹太战俘,在德军的集中营里被毒气破坏全身神经系统而死;有时自己是一个贫民奴隶,被嗜血的贵族买回家尽情虐杀;有时则是古代受到各种残酷刑罚的罪犯,什么腰斩、梳洗之类的她全都试过,这梦一而再再而三地侵袭着她的夜晚,每每都让她在凌晨三点惊醒,浑身是汗,然后再也不敢入睡。

  时间一久,她对于睡觉越来越抗拒,去看了精神科,医生只淡淡跟她说了一句压力太大,然后开安眠药给她吃。她以为吃了安眠药会有一觉好眠,谁知道反而造成反效果。以前她总是可以在噩梦中及时醒来,没有面临自己真正的死亡,但是吃了安眠药后,反而醒不过来,导致她在梦里的时间更长,受到再多的剧痛都没办法让她痛醒。所以当她吃了两天安眠药之后,她就把整包药丢进垃圾桶了。

  她养成了喝咖啡的习惯,只要能让她不睡,任何方法她都愿意试,但是她每天顶着个黑眼圈去上课,还是引起了其他同学的注意。

  “陈湘榆,你还好吧?我看你最近精神都很不好耶!”这天上完一堂新闻学概论后,坐她旁边的同班同学方云修看着她问道。湘榆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低着头茫然地把桌上的书扫进背包里,三合一咖啡已经越来越控制不住她的睡意,现在她只能靠自己煮黑咖啡才能提神了。

  “我没事,别管我。”她收好东西就想走,但一站起来,长时间的睡眠不足让她一阵晕眩,就这样晕倒在方云修怀里,朦胧里,她的意识仍然在抗拒,“不!我不能睡着……”

  当她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在一片大荒原上,四周一克拉玛依癫痫病哪治的比较好个人都没有,只有黑压压的一片天色,以及令人恐惧到发狂的寂寥旷野。

  “不……不要!”湘榆崩溃地蹲下来,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拉扯着头发哭叫道,“为什么又来了?为什么?”

  这个梦是她三天前不小心睡着时梦到的,梦中的她一个人在旷野上,而且到处都是数不尽的僵尸群,一看到她就像猎狗闻到猎物一样死命地紧紧跟着她,她只能一直跑,跑到自己体力完全透支,然后在被好几只僵尸撕裂身上的血肉时,因为疼痛而醒过来。

  从那天以后她就再也不敢睡觉,因为那梦境实在太真实了!当她冷汗涔涔从梦中惊醒过来时,她的皮肤上还存留着僵尸手爪的粗糙冰冷触感,她的鼻子还嗅得到自己身体被掏出内脏的血腥味。但她真的没想过自己会再回到这个梦境,她以往做过的梦从来没有一次重复过的,为什么这次会……她也无暇再想,因为之前梦境里出现的可怕僵尸又一个个从四面八方出现,蜂拥而来,她边哭边跑,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受这种折磨?

  “我要醒过来!我要醒过来!”她疯狂地啃咬着自己的手臂,希望在痛苦中清醒,但是其实她也试过很多次了,由自己本身造成的痛苦,并不会让她醒过来,但是她还是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拉住她就跑,她一直跑到了空旷的地方才看清楚拉着她的人的脸,竟然是刚刚在课堂上跟自己说话的方云修!为什么会梦见他?她百思不解这个问题,难道是因为刚才遇见他,跟他说了话,所以梦中就出现他了吗?她真的想不通,在她的梦中从来没有任何希望或奇迹,没有人可以救她,为什么这次不同?

  “你没事吧?我们快离开这里!”方云修拉着她的手。说也奇怪,她平常在学校都是独来独往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素有“冰山美人”之称,但在梦中她却没有推开他的手,而是任由他牵着自己纤细的手,更从他厚实的掌心中感到了近日以来从没感觉到的温暖。

  “你别怕,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他紧紧握住她的手,快速拉着她跑离了包围他们的僵尸群,湘榆竟然感到莫名的感动,是不是患难中特别容易产生感情?会让她对这个平常看也没看一眼的男生有了全新的好感。

  她正想说些什么,忽然眼前一片黑暗。

  当她再次睁开眼,眼前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她躺在学校保健室的床上。

  “陈湘榆,你醒啦?”方云修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露出关心的神色说,“校医说你长期睡眠不足才会昏倒的,你失眠吗?”

  在现实生活中,她反而不知道要跟他说些什么,难道跟他说,“你刚刚好英勇,谢谢你救了我。”一向沉默的她只是低头不语。

  “好吧!那我先走啦!你自己好好保重身体!”方云修看她不想说话,便不想自讨没趣,礼貌地跟她挥了挥手,拿起自己的书就离开了保健室。

  湘榆谢过了校医,心事重重地回到了租屋处,因为不敢睡觉,只好一直坐在电脑前面,跟认识的、不认识的网友天南地北地聊天,看BBS上的文章,玩在线游戏,这些日子以来能让她晚上不睡的活动她几乎全都试过了。

  午夜时分,一股浓厚的睡意忽然再度向她侵袭而来,她不支地头靠在电脑屏幕上昏北京军海医院癫痫科哪个专家比较好?睡过去。

  待她一醒来,画面又回到刚才的大草原,但是她却不是孤单一人。方云修正在一旁,焦急地看着她,“刚才你忽然昏过去了,还好你没事!”他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吓死我了!你千万不能出事!”她红着脸任他抱着,觉得心里好像没那么怕了。

  这天晚上,她在方云修的保护下,没有受到僵尸的伤害与追击,第二天、第三天都是这样,慢慢地,虽然她还是会做梦,但是噩梦却已经不再威胁困扰到她的生活了。因为每一场梦里都有他。

  她一想起他为了她担心着急,努力保护她的样子就会心动,每天上课时,她都忍不住偷偷看他,虽然她分不清自己爱上的到底是梦中的他,或是现实的他,但是她的心里的确升起了恋爱的暖意。

  方云修似乎也察觉了她对他的不同,一个月后,他正式向她告白,而她只是红着脸让他牵了她的手。他们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全系,大家都对方云修抱着羡慕又嫉妒的眼光,不明白以他的普通条件,怎么能追到系花等级的湘榆?有人说,是他的诚意打动了她;有人则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嘲弄他一定马上就会被甩,却没有人注意到,方云修自信的脸上,常常闪过一丝丝诡异的笑。

  这天和湘榆约会完后,他回到了住处,从抽屉深处拿出一个黑色瓶子,拿在手上反复欣赏着。“那个男人没骗我,原来真的有用。”他轻轻吻着瓶身,当初花了一千块买下这瓶奇怪的药水时,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原来这瓶东西真的可以让他得到心目中的女神。

  那天他只是像平常一样,打完工骑机车回家,在路上看到一个陌生的小摊贩,上面摆卖的东西看起来稀奇古怪,有点像是中世纪欧洲那些黑魔法的道具,好奇心让他停下车来把玩一下摊位上的东西,忽然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鬼魅似的朝他走来,露出一抹诡秘的笑容。

  “买下它,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他手上拿着这个黑色瓶子朝方云修轻晃着。

  这个瓶子本身好像具有魔力似的,方云修就像着了魔似的,把口袋里刚领到的薪水全掏了出来,换回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瓶子。他打开瓶子附的说明书,上面写着──噩梦之源,底下还有一小排说明文字,但是关于品牌或是哪里出产的,完全看不出来。

  底下的小字如此写着:你相信噩梦可以为你换来爱情吗?只要让你暗恋的人喝上一滴,他(她)就从此噩梦连连,然后你再把瓶内液体当成香水抹在身上接近他(她),你就可以入梦拯救(她),梦是人类潜意识的象征,保证(她)一定会爱上你。

  看完说明后,他简直嗤之以鼻,如果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东西,那世界上还会有什么自杀团的存在吗?不过他转念一想,买了都买了,试试也不吃亏吧!于是他决定拿系花湘榆做实验,反正她平常对自己理都不理,如果真的能让她做做噩梦,也算是小小报复她平常的高傲一下。

  于是有一次他趁着湘榆下课时间去厕所时,偷偷在她的水杯里滴了三滴黑色瓶子里面装的无色液体,当他看着她喝下去时,心里竟有种说不出来的痛快。而湘榆的改变,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看着她一天天憔悴下去,也令他惊疑不已,难道这玩意真的有效?那如果自己再照着说明书上做的去接近她,是不是真的可以让她成功爱上他?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的方法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哪些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